天河区到涠洲岛

勇敢的人才配拥有爱情

飞翔荷兰尚

突如其来的又是6月,竟然我也到了毕业季。对毕业季的理解还停留在旺子的师姐想白嫖我帮她做毕设,却没有猜到穿硕士服还得拍照。

两年半的校园生活四舍五入有两年半是赖在宿舍里面,学院里的人脸还没认全,尚董和旺子看不下去我当盲人,于是拉我出来认人,顺便拍小规模照片,而我只想象征性弄弄。

他俩说必幺幺后面人工岛的鸭子好看。去岛上多少有些不情愿的,我怕明sir恰巧又周末不想回家在学校当渔夫被我抓个现行,然后师徒尴尬。

但是在路上被旺子拦住跟我说局在C9,于是回马枪去生活区。抬头简单一看除了尚董阿旺都是比较熟人,我来了以后凑齐三对少男少女。

突如其来的和QQ正面交锋,我直接一个芳心暗许。原来入学那年在台上展示传武的美少女这么可爱,质问自己怎么没早点开始社交,悔恨程度至少一个耳光。听阿旺说他们老一块玩,忍不住又打了一耳光在他脸上,质问为什么在我打游戏的时候不把我拖出来。

我看镜头就僵硬,高强度拍照属于脱敏治疗,但架不住拿相机的是QQ,于是心动着僵硬。从生活区一直僵到岛上,鸭子看了都摇头。

拍照很圆满,开始尝试没话找话。然后就是用微信猛聊,到电影院猛看,还有中心湖边猛躺。约会老几样全来一遍,总算是走出个好结局,QQ说我勇敢,我也觉得我巨踏马勇敢。

这一整个月都过得紧凑,拍照间隙穿插着紧赶慢赶毕业材料。临毕业几天还要一边送走老同学,一边打包行李,一边照顾感情。

在走廊偶遇肖哥,他这根烟抽得格外沉默,把烟拿开他说要走,然后又续上了。同学迟早要离校,但心里建设还没做。跟室友守着他把烟吸完,提前行了注目礼,可能长得比较帅的人就是比较让人不舍。为了接近QQ参加了肖哥的送别聚餐,离愁别绪越吃越浓。

肖哥送走没两天尚董也说要撤,她和明sir斡旋以及在湖边的蚊子堆里杀出血路的片段开始历历在目。婷婷说要聚聚给尚董送行,于是找了一个偏僻的海鲜自助,偏僻到不多吃几个贵的都对不起我绕的路。

这顿吃得很尽兴,聊得也到位,而我还在复盘上午植物园约会的细节,分散了用于感伤的精力。所以最后的晚餐也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紧凑如尚董,吃完第二天一早就要转身离开。我们也跟她进了车站,QQ为她唱起再见。尚董的眼泪开始打转,朝我肩膀砸了4拳,简单表达了很高兴与你同门三年我能顺利毕业离不开你的帮助但是你妈没有告诉你谈恋爱要趁早干嘛去了挑这个时候找对象可真踏马有你的赶紧结婚我随份子钱行了不说了有空再聊回见了您内。我点头表示收到。

3剑客的分别接踵而至。本来和室友相约7/1分崩离析,但只有阿旺说话算话,我和欧阳、罗桑统统推迟了一天。就连临走前都维持着老实人形象,心疼阿旺。

重复执行众人送行到地铁站这一环节之后,我和旺子上了地铁。地铁上没有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的环节,体会和周末进城潇洒没有区别。

在车站目送他上了电梯,按照惯例用手指着我向我致敬,那我只能回敬。两个神经病指了半天,很担心他不好好看路然后走错电梯。

可能是平日里在宿舍把情绪表达到位,真到了这一刻倒没什么特别想说的,仿佛这也不过是一次外出调研,仿佛今晚他就能回来跟室友团聚然后联机打枪。

恍恍惚惚的,把尚董和阿旺送走,我成了守门员。这时候如果有个好心人用萨克斯吹一首回家或者last train home当背景音乐就显得格外凄凉。但分别的苦总归是要给谈情说爱谦让些许,旺子一走我就不怕有人嫌我重色轻友。

人生中第一次自发组织的毕业旅游。目的地在新疆、广西、海南之间兜兜转转。最后跟QQ在七幺幺门口一鼓作气翻书到凌晨1点,敲定了涠洲岛。

但匆匆毕业去旅游留给我们的独处时间多少有点赶,所以就台风起来了,而且指着北海吹,不知道该不该夸它懂事。于是把出行计划向后顺延。

毕业之后头几天的行程顺理成章地在广州天河区。提前兼具了搬货、扫除、买菜、做饭等一系列功能。正义也没想到我虚晃一枪还是没走然后去他家撸狗。天气预报说5号台风会走干净,于是马不停蹄订票。

因为两点之间走直线,所以选了北海南部靠码头的酒店。想来幸亏没在老街附近住下,毕竟没过几天那边就奥密克戎起来了。

到达北海的中午湿热得很南方,舟车劳顿之后她一边说要捡贝壳一边在沙发上失去意识。但一辈子能有几次住进恒大建完的海景房,所以不能浪费,短暂休息之后薅她起来上阳台吃饭。

20220705_lunch

贝壳我依然啥啥分不清,于是就先叫蛤蜊和海螺,这种浪漫环节还是离不开海鲜,庆岛人大概还得想喝两口。捡海鲜的时候心里还是有顾虑,就怕有海葵或者搁浅海蜇,联想到爬山的时候怕蛇,走树底下怕毛毛虫,对软体动物的恐惧深入DNA,所以在沙滩上多少有些拘谨。但QQ看起来是吃过见过,没在怕的。

拘谨地捡了一兜贝壳决定去侨港一下,进门就看到12块的椰子,被宰之后抱着它找饭吃。跟着人群在一家海鲜餐厅坐下,回味起以前在大润发买的鳗鱼盒饭很香,但没吃下两碗就死撑,所以点上一条鳗鱼证明自己。

然后我看透了,鳗鱼皮很入味但过于油腻,所以每次下筷子避开鱼皮。最后靠两个人还是没能吃完一整条。但打包了椒盐大虾,节约海鲜从我做起。

IMG_20220705_210644

第二天准备上岛,太早没的早饭吃,于是在候船厅解决了昨晚的虾和便利店的面包,啃剩饭的狼狈样子多少有点符合赶早船的旅客身份。毕业前两天一起去轮渡算是预习了一下坐船体验。从乘客年龄结构能看出确实是放暑假了,好在船舱里冷气足,大部分孩子也比较安稳,到达以后出舱感觉良好。

ashore之后大雨了起来,这两天在岛上基本都是在淋雨和准备淋雨。我们坐着观光车进了民宿,头一天只剩半天工夫,看着地图盘算着该去哪里。眼看到了饭点,于是海鲜市场一下。入乡随俗租了电摩托,车很野,爬坡很劲。

为了练车我主动上了驾驶位,让她坐上无证驾驶的电瓶车还举着伞确实有点难为了她。在村里找不到出路必须导航,走了几个弯弯绕才上大路,方向感有了起来。

长途骑进市场没什么明确目的,就当在水族馆里找点吃的。生蚝、皮皮虾各来几个,头一次在市场看到海胆于是来都来了。生蚝说大的25一个,小的5块一个,价格还是略高,但是也没更好去处,嗷嗷待宰也得吃,后来在城里看到10块钱20个的生蚝就当岛上卖的营养更好。

回酒店让店里白灼一下就用膳。趁着酒店忙活这段去旁边的海岸走沙滩。对海岸夕阳这块没有太多美学觉悟,所以全程听安排。走了一圈不免感叹沙子真硌脚,这女人真会拍,realme的手机真牛逼。

20220706_sunset

原本打算第三天一早去5彩滩看日出,但是天气不阴不阳,所以继续去旁边的沙滩赶一下海。

潮水褪去之后沙滩上露出很多巨大岩石,民宿老板说退潮之后能去海边的山洞。正往那边去探秘,一个渔夫形状的哥迎面走来劝我们赶紧躲雨,有风暴要来。如果当时多往前几步可能会是夺宝奇兵5的开头,但还是选择相信本地钓鱼佬,于是撤回去回笼一下。

P1020279

爬起来以后吃了本地扒鸡,要正儿八经地环岛一下。开阔的马路上骑电摩,开始理解鬼火少年的乐趣。关于火山公园在哪里我对路人的观点不敢苟同,四五次看到鳄鱼山公园的路牌但是保持质疑。后来我理解了一下,目的地就是鳄鱼山,于是暗自低头认错跟着地图走。

但旅游不总是经过正门,于是从后门拖鞋徒步。一边徒步一边出汗,纯棉衣服都快顶不住了,后来我建议老白买hawaii的时候避开聚酯纤维不是没有道理。岛上的色相亮度饱和度比较丰富,于是后悔没把单反带出门,但是架不住热,所以又不后悔了。

下山以后不知道教堂管不管饭于是驱车前往,来都来了还是打一下卡。没的免费dinner竟然要去吃螺蛳粉。然鹅入乡随俗,正宗广西本地美食果然还是要吃的。粉的含盐量接近鲁菜,吃完齁得慌,就当补了盐。合理怀疑这边的祖先也是山东闯过来的。

夜路环节她看不下去了,要载我回家,换我撑伞,为了防止司机疲劳驾驶还得给她唱张信哲的歌。十年老电动车司机的车技确实稳健,暗自下定决心不考驾照了,电摩好像也不是不行。

最后一天原路返回北海,临走前再侨港一下,吃吃越南春卷,没想到侨胞喜欢妙脆角包肉的口感,吃完拉着她S码的手返穗做凌晨核酸。

研究生涯完结了,毕业典礼那天我还没学会校歌,她看出我的窘迫递过来歌词。云山苍苍,珠水泱泱,从二饭入校到穿上硕士服走马灯起来。这三年的快乐程度仅次于小学,它走了,我很怀念它。
P1020421

M87

我爹说在外面工作就是在天上飘着,没有根。他大概是害怕孤独的,难保到了这个年纪的中年男人都会这样。

我从没有刻意跟他人保持距离,只是每一个选择恰好把我推到了这条路上,不得不一次次与同伴告别,然后就习惯了。

接到通知准备出发去体检,这次跨省体检或许是预演一次离校那天的情景,无法想象明天在车上会是怎样的表情。列车就这一个不好,时间太长,给人太多思考的时间,一思考就可能伤感。

最近几年不伤感可能纯粹是因为飞机太快,忙着赶飞机,登机,睡觉,拿行李,转车。奔波劳顿冲淡了离愁。

晨晨和小林以为我要直接毕业离校了,赶紧念了两句诗: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想必王勃也很无奈。

穿越星河的壮阔和浪漫还有超人的孤独,以及没有根,就是听完这首歌的感受。

比较积极健康